“两陶”遗迹独具魅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6

  曹凌云 文/摄

  瑞安陶山是一个多山多水、隐而不闭的江南小镇,盛产甘蔗,飞云江萦绕而过,境内多古桥、古树、古道、古村。我在陶山走访了两天,被独特的人文风情和自然地貌深深吸引。陶山留给我的印象既是水阔天远,又是世事苍茫,既有浪漫主义色彩,也有现实主义表达。

  陶弘景曾隐居此地

  大凡乐山爱水者,多有闲逸、清高的文人情怀,梦想着远离尘世、退隐江湖,过上隐居半隐居的日子。“山中宰相”陶弘景(456-536)是其中的典型,他辞官归隐、遍历名山、访求仙药、治病救人,虽身为隐居道士,却是一个对朝政有相当影响的人,这是多少文人心中的梦,又有多少文人成了他的追随者。

  因陶弘景隐居的传说,陶山镇域内的陶山和福泉山有了一种神秘。我由当地文史专家林成植、施世琥等陪同,走读这两座名山。陶山原名屿山,高不过五十米,方圆不过两里许,是一个小山丘,因坐落于市集之内,又称市山。山脚处一条“7”字形的陶峰老街,临街全是店面,人来客往,市声纷杂。林成植说:“陶弘景辞官远游到瑞安飞云江畔,喜爱上这个小屿山,就结庐而居。他采药、炼丹、行医、著书,行医不计酬金,且妙手回春,人们无不称赞、感恩,都尊称他为陶公。后人为纪念陶弘景,改屿山为陶山。陶山上原来松林茂密,古木参天,1958年大跃进时期,把树木都砍了用来大炼钢铁。山上原来经常云雾弥漫,因此上山有条云雾路。唐天宝二年(743年)由高僧潘道晤主持,在陶弘景结庐处建陶山寺,是陶山镇最有名的古刹。一千多年中,寺院几度兴衰、几度修建,最后被拆毁,原址上建起了一所中学。”我们从云雾路上山,路两旁建有民宅,错错落落,山顶有一操场,学生正在打球、跑步。我们来到建于2007年的陶山禅寺,杏黄色的院墙,青灰色的殿脊,显得沉寂肃穆。

  相比小巧的陶山,福泉山就显得山峻坡陡,沟壑幽深,开辟为森林公园,规划总面积1490公顷。相传陶弘景从陶山来到福泉山,同样结草为庐,精心修炼,为民驱疫疗疾。据有关史书记载,陶弘景是从南朝天监十一年(512年)来到陶山,于天监十四年(515年)离开福泉山,在瑞安的时间大约三年。由于山上有多处陶弘景的遗迹,吸引了无数人前来寻踪,福泉山也有了“天下第二十八福地”之称。

  福泉寺在一山坳里,古朴清静。寺门不大,两边石墙上各嵌有一块石刻牌匾,有“迹著名山”“”洞天福地“等字,院内堆放有残碑断柱,几棵水杉高入云天。经了解,福泉寺于明万历三年(1575年)所建,1937年时任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书记刘英率省委机关同志在此驻扎过,1958年开始被福泉林场所用,一度遭受毁坏,2003年重建,恢复成原三进面貌。寺内曾留有陶弘景手迹,我没有找到,只见石柱上原刻有的楹联,被人为凿去,留下斑驳痕迹。

  福泉寺东首幽深的竹林里有一条小山泉,名为福泉。传说陶弘景隐居期间,陶山流行过瘟疫,患者上山医治,他忙不过来,急中生智,把所研制的丹药倒入泉水中顺流而下,百姓饮用后瘟疫即止。

  走过福泉寺南面一条落英缤纷的山间小道,见山头有一片田园,种着土豆,藤蔓墨绿,相互纠缠,这里应该就是“种玉园”。据乾隆《温州府志》记载:“种玉园,在山顶,广一十五丈,陶弘景尝种白谷于此山”。陶弘景为了自给供养,在山上开垦耕种。“白谷”应为稻谷,这里没有水流,灌水成了问题,那么,他种的大概是旱稻。种玉园附近有一块巨大的山崖,叫炼丹岩,相传陶弘景每天凌晨寅时起床,到炼丹岩上静坐闭目练功,能吸自然灵气,聚天地精华。我站在山崖上纵目远望,层峦叠起,千沟万壑,云雾飘渺,山色苍茫,好似远古初态之境。陶弘景当年在福泉山隐居,感受四季,感受鸟鸣,感受百草成长,感受落叶凋零,却没有摈弃浮世的包袱、家国的命运。

  瓯窑是耀眼的名片

  陶山镇群山逶迤,散落着多处古窑址,多次出土过各种陶瓷器物和碎片,历史上曾是瓯窑的主要生产地之一。因此,陶山地名的来历有两种说法,一是因为陶弘景的隐居,一是曾作为生产陶瓷的闻名小镇。

  我走访了发现过瓯窑遗址的潘岙村和郑宅村。在潘岙,村民告诉我,窑址在村西一座叫鲤鱼山的山坡上,窑炉口朝向东南,面积300平方米,建于北宋,采集到的陶瓷以碗为主,另有杯、盆、壶、罐等,釉色莹润,胎体坚细。我来到了在一片竹林中的窑址上,窑址静默无声,却让我感受到它曾经的活力,那顺着窑身摇曳而上的火势和从窑头飘出的袅袅青烟仿佛就在眼前。一件瓷器,一块碎片,只要还没有被碾压成齑粉,便可以成为一代文明的见证、某段历史的符号。

  在郑宅村,我遇到了汉臣陶艺公司负责人娄林峰,他是陶山人,2013年到龙泉拜师学艺,做起陶瓷,4年后回到陶山,用家乡的瓷土釉矿为原料、以古法烧制为基础,在郑宅村建起瓯窑,重新点燃陶山千年的瓯窑火种。娄林峰说:“陶山的瓯窑历史悠久,出土的原始硬陶,距今已有四千年,三国两晋发展较快,晚唐五代至北宋初期达到巅峰,郑宅村就有巅峰时期的瓯窑遗址,我找到许多陶瓷碎片。以前的瓯窑很长,产量很大,产品大多销往外地,近的如杭州,远的通过福建海港销往日本、韩国,这都有据可查。并且,烧制什么产品,也是紧跟市场需要,这跟现在做行业一样。” 娄林峰戴着一副圆框眼镜,言行温和,且有一份现实的安稳。

  当时,陶山作为瓯窑生产基地,有着良好的条件,可以就地取材。群山提供充足的木柴,低矮的山冈斜坡适合建窑炉,山下既是江域,便于运输也可以带来动力,更重要的是这一带作为陶瓷原料的矿物资源十分丰富,当地人叫做“白泥”。但是,陶山瓯窑在南宋开始衰落,到了元代末年断层。有专家分析原因,一是因为战争,二是因为灾害。有志书记载,南宋乾道二年(1166年)和元至正十六年(1356年),温州发生过海溢,出现尸横遍野、土地荒芜的景象,面江临海的陶山瓯窑,肯定无一幸免。

  娄林峰认真研究陶艺,精心制作,每一次入窑烧制,面对灼灼火光,总觉得时间特别漫长;每一次开窑出窑,总有一种古朴悠远的气息,随着窑身散发出来的烟火扑面而来;面对自己的作品,又仿佛穿越了时空,站在晚唐五代至北宋初期的清风丽日下。不论尘世如何纷乱喧嚣,总有一些人在执着地寻找断层千年的文化事实,守望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故园。

  古道要津古桥众多

  陶山境内河道纵横、水网交错,飞云江、金潮港环绕而过,沙门溪、陶山河贯穿东西,水路交通便利,水利灌溉充足。流动的水系,是一个地方的灵魂,历史人文由此而生,社会经济因此发展。南宋以来,陶山是瑞安西北部的古道要津、商贸集镇,有着几百年繁华史。镇因水兴,水因桥通,陶山古桥众多,造福两岸百姓,其中陶山河上的4座古石桥最为有名。

  我们从陶山河下游开始走访,溯流而上,第一座是曾山村的金丝桥。该桥为3墩4间梁式石桥,南北走向,桥面每间铺设5条石板,横卧在20多米宽的河面上,桥墩呈梯形结构,一桥板侧面凿刻有“咸淳壬申七月吉日建”,即1272年建造。金丝桥造型古朴,用材粗壮,构造牢固。北桥头有一庙宇,叫金丝桥堂,属晚清建筑。南桥头有一无柄小叶榕,树龄366年,列入省古树保护名录。正值春耕时节,河水丰足清亮。林成植告诉我,金丝桥是桥墩有一石柱呈金黄色而得名,是陶山至温州一条古驿道上的桥梁,在交通不发达的年月,泰顺、文成也有人从这里经过去温州。每天凌晨三点,金丝桥就有人走动,天光微曦,就人声鼎沸了。一些商贩挑着货物,早上从泰顺、文成等地出发,傍晚才能到金丝桥,省钱的就在金丝桥堂过一夜,第二天再出发到瑞安,或走古驿道去温州,货物有蓑衣、土布、草席、草鞋和各种竹制品等。人气一旺,就有人在桥边摆摊卖些土特产。酷暑天的夜晚,村民躺在桥上睡觉,凌晨赶路的人经过金丝桥,就从他们身上跨过去。而现在,整体风貌保留了下来,却行人稀少。

  建于南宋的八卦桥,位于花园底村,横跨陶山河南北,每一桥墩用5根方形石柱构筑,外2根石柱采用侧脚做法,斜度较大,在主墩两侧又立结构相似的副墩柱,并锁以石梁,这种做法可有效分散水流,巩固和保护桥身。施世琥告诉我,八卦桥南桥头原有一棵大榕树,枝叶遮盖着河面,河边多淘洗的女子。据说八卦桥是淳熙年间(1174年-1189年)由张声道倾囊捐资所建。张声道出身陶山,23岁考中进士,官至广东提刑,精通医学。

  八卦桥上游三四百米的河道拐弯处,还有一条建于南宋的4墩5间梁式石桥河西桥,形状与八卦桥相似,但没有副墩,至今保存完好,依旧承载着车来人往,市井烟火。

  陶山河上游称沙门溪,翠竹簇拥,静水细流,串起许多村落。我们沿着溪流来到沙门山麓,见一石桥横卧溪上,立面略呈拱形,气势雄伟。这叫永安桥,也称“十间桥”,一块石板侧面刻凿有“仙门永安桥民国四年建造”。我们从永安桥上走过,向西北眺望,山坡上长满笔直的桉树,棵棵丰姿绰约。

  林成植说:永安桥是一条漫水桥,因此桥面不设栏杆,山里易发洪水,洪水裹挟着树木、柴草漫过桥面而不受阻挡,对桥身没有影响。沙门山上有许多村落,如茶坑、大磨、郑家田等,村民到陶山必经永安桥,有些村民还要下山过桥来陶山种田。

  而现在,山村已被外迁,沙门溪时常干涸断流,永安桥下的卵石河床被浇成了水泥地,画上白线,成为停车场。这不免让我有些黯然神伤,我多么希望这深长的溪滩能处于涨水的状态,让永安桥重回昔日的时光。

猜你喜欢